我自己都忘记是几年前了……当时很高兴地参与了本子,不过拖了这么久后

决定还是将文发出来(以后文图会在点点站上),因为我不信本子会复活了~(核爆

鱼羊的专栏试过有次很久没上还在,我以为是不会删的,但后来一次被删了,P站还在。

……还是忍不住说一句,广告好难看= =准备搬到点点,然后这里只会留个新BO地址……




搬个毛又给我全弄不见了我我我、我、我………………OTZ

哎……





  • 昨天做了个DPDP模板(VIP用我艹泥马=皿=),开始说图没截下来,不过后来发现可以截的,顶楼图预览=3=

  • 这日子怎么活啊……

    回到家里后,自己就开始活在一种危机感中了。

    爸妈很记得地问我:你搞的活动怎么样?是别人合作还是自己兴趣啊?不会有问题吧%&%……&**(以下略

    让我情何以堪啊……我的成绩OTZ(何?

  • 在小学时我们那边是没有KFC的,因为当时旧城区这边的大型购物中心还没有建起来。

    建好那年表妹她们也到了爱玩的年纪。生日还是节日什么的,那里就成为了一个聚餐候选地。大人们大声问候着彼此的近况,小女孩子们凑在一桌子,说着自己的小话题。看见很久没见的妹妹们固然很开心,但感觉这样的儿童餐厅还是不再适合她们了。

    十多岁的少年们是很微妙的年龄,即使我当年还没满二十,也感觉在花季期的小孩子蓬勃的伸展力,内心世界的伸展,思想、行动、不确定性。

    还能回想起高中那个年纪时,自己去K那里会感觉是件很不好意思的事情——打包也少。真想吃时,就拉着父母或者同学一起去。次数不多但每次都莫名地幸福。生日时拉人去吃快餐——现在看来是很没意义的事情,但对于十多岁的我们来说,是一种离开学校和学习,确定自己的关系和领地的小小狂欢。

    为什么会快乐?就是坐着吃着笑着打着闹着,花期已经凋零,我已经忘记。

    现在离开家乡,来了这里,上街最常发现的食店永远是快餐店。在住处出口那里就是一间KFC。也开始喜欢独自一人去那里吃。一个人去K那里是就是为了埋头苦吃,这边常常会看见这种赶时间的人——自己某时也是一份子——更多时候只是最近的一个地方,可以让我坐着独自思考着什么。

    望着落地玻璃外热闹的人群。

    那才有种确实地活着,我在吃饭呢——的感觉。

    美味的鸡翼,多汁的新奥尔兰鸡肉,鲜甜的橙汁,火辣的牛肉,我的胃我全身的细胞安排了隆重的仪式在欢迎你们——庆祝你们的重生,我的重生。

    吃的意味在家里永远感觉不出来,因为活着的感觉实在地存在在活着的人身上。

    当有着这种觉悟时,这个人已经被社会的孤独牢牢地抓着了吧。

    在巨大的落地玻璃后,坐在高脚椅上,我还感觉到当年的幸福感,即使它被寂寞的雾气侵染,内心还带着回忆中的笑声。奇妙的满足感。

    或者我是喜欢着这样,感受着生命在脉动。

  • 网络人品,上篇在没存的情况下被黑洞了……总觉得这次写的感情又变了。

    卡成这样……截稿时间就无奈地过了……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人在小时候总是会对周围的事物充满好奇心,就算是多么纯粹的一件小东西。

    旧屋房间后是连着的楼台,铺着红色的石砖八角形,摸上去是酥麻的感觉,冰冰凉凉,躺上去带着微妙的幸福感。

    楼台的洗手池就是玩具供应商。在学不会游戏的日子里喜欢把头潜进水里,合上眼睛幻想海底缤纷的珊瑚礁。

    打好满满的一脸盘水后就是游戏的开始。用手指蘸上些水,在红色石砖上画动着,深色的水痕组成无意味的图案。往往在线条闭合前,之前的笔迹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,蘸上更多的水,重新下笔却发现之后的痕迹也消失了,笔轨的滑动偏离着,绘画着一个变幻无尽头的梦。创造和毁灭交替的速度只在刹那,遗留下的只有不竭尽的想象力。

    时间的洗刷显得是几个世代的浓缩,石砖在阳光下的触感变得干枯。水漫延开去,在光折射出深红色,磨蹭着水流下的石砖有着冰面光滑的错觉。北国雪地梦境的幸福交集着夏日里对冬季的渴望,飘落的却是红得残缺的枫叶。

    离开家乡时至今日我还没有去过北方,冰晶般的北国最终还只是存在于自分的心中。每当我抚摸着手腕上的玉石,指尖传来的微凉带着记忆的味道。在阳光过于耀眼的午后,背过身枕着清凉的玉身入睡,在结冰的湖面等待初春的溶解。

  • [本日志已设置加密]
  • 哈哈哈哈哈~

    write by: | at: 2009-06-18 02:04:06
    阅读全文 | 评论0 | 编辑 | 分享 0

    哈哈哈哈哈~~

    就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~

     

  • 生日后,咳 - [乱爬墙小心脚拐哦~^^]

    write by: | at: 2009-06-17 00:44:03
    阅读全文 | 评论0 | 编辑 | 分享 0

    今年某人的生日,本人在修罗场上度过(啊,讨厌的记忆。

    以下的感想,每年每次都这么说着,还真是一遍一遍又一遍呢。

    宫野是一个梦,或者是当年因为那个梦,有种现实和梦交错的感觉,我选择了他。

    现在看这种想法真的很令人发笑。

    但很不幸地我一直被这个梦支持着,驱动着,束缚着。

    每人生存在世界上,都在找寻着自己的定位。对声优们来说,声音就是他们的立足点。

    声音不可能永葆青春,声音只会变化得沧桑和无奈。

    在NDS的358/2出了后,我还是一直认为RIKU的感觉没有变,或者说,这个角色的理解宫野抓住了。

    演技,必定建立在演员对某个角色的理解上。

    那时我明白了,自己对宫野真守他红不红,接不接BL,还是他又接了多少新番的兴趣都比不过RIKU的轻轻一个单词。

    方块早就不是以前的方块,现在它是SE。但我们继续喜欢着RIKU不在乎KH2KH3KH358/2KHBBS。

    同理不论MAMO他怎么样,只能他还是RIKU的CV,还能将RIKU的思想表现出来的话,他就还是我心目中无法取代的声音。

    永远忘记不了我在当初,以为自己是发现了约翰·罗纳德·瑞尔·托尔金笔下美丽的精灵在人间的遗产的那一瞬间。

  • 第二次的货切!嘛!我已经受够了受够了!

    滚吧!

  • 模板……

    write by: | at: 2009-06-11 17:55:23
    阅读全文 | 评论0 | 编辑 | 分享 0

    颜色……颜色不好看啊……要再改

    现在又有自找的一件麻烦事了……无视么?

  • 慢慢地发现,MERO官网上不去了,LIVLY和姆都在胶着状态。喜欢MERO那个时钟,不过也是要放放起来了。

    根本没有时间的话,对别人是不公平的。

    豆瓣真的也变了装饰,饭否果然是没有一切后的习惯成自然。